分类
儿童教育

恍惚的既视感

晚上陪娃做功课,顺便拿了一个邓石如的千字文水贴练练篆书,结果正赶上娃妈训话,看到千字文又发了怒,又开始新一轮的训诫,“你千字文还认识几个字!……此处省略数千字……” 恍惚中回到了我小的时候,因为素描的老师跟家里说我画画的时候跟别的同学溜出去捉蜻蜓,于是晚上我也一样的站在一边,娃的奶奶把我画夹子里面的画抽出来抖在地上,“你看看你都画了些什么!……” 其中有我自己还算满意的大卫面部切面石膏像,那时忽然觉得灯光有点暗,有一点轻轻的眩晕……

历史仿佛在这一刻重合到了一起,也让我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和现在的孩子的历程。当然这不会成为一个轮回,因为终有一代人会跳出来审视。

女孩子的成长曲线男孩子跟许有不同,这可能更多因为性格和教育方式的原因,从效率的角度来说,在什么阶段学习什么类别的内容,每个人都有所不同,况且最终培养的能力跟所学内容或是学习过程的相关性也缺乏论证。在此前《数学之美》中所谈到的儿童阶段是否需要这么多的课本,也在于教育的目标究竟是听说读写的能力,还是更长久更本源的兴趣和习惯。很多东西在智力能力发展到一定阶段都是可被迅速掌握的,但是在儿童阶段究竟该培养些什么,教育到什么程度,真是一个难以追求的完美。也许在这样的审视中,能够一窥其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