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医学专业

新冠复阳的猜想

最近临近春节,COVID-19疫情有了一些反弹。

无论是海外还是本土,都有一些病例是原本确诊的患者,经治疗已康复并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但是少数还是有复阳的。目前病毒在人体内的定植部位和过程都不清楚,这其实对鼻咽检测的结果提出了挑战,不过没有更适合的大规模低成本的检测方式,也只能先这样应对,北京部分地区还有采用肛门拭子采样检测的。虽然是呼吸感染病毒,但最早可能通过粘膜传播的发现已经提示飞沫可能只是病毒的最便捷传染方式而已,其实只要能穿透生物屏障,即可。而在人体内多个部位定植的可能,说明即便治疗康复的患者,可能因为没有有效的杀灭病毒的治疗手段,在体内仍可能残留定植的病毒,成为未来可能的传染源。所谓的复阳,其实是没有将体内的病毒彻底清除掉。

分类
学习新知

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

2021年第一本书

分类
信息管理 办公设备 软件应用

手机功能设计应考虑疫情

近几代的iPhone都取消了指纹识别只保留人脸识别,但在出行过程中,受疫情影响基本需要佩戴口罩,这样的情况下人脸识别基本不可用。最新一代的iPhone SE(第二代)还保留有指纹识别,已成为我日常通勤外出出差的主力手机,本来一个备用手机成为主流机,而新的mini成为室内功能的主要载体,实在是分裂。

分类
人工智能

不同MT平台的翻译比较

Wiki百科上关于Flexner Report里有句Flexner的原文,”An education in medicine,” wrote Flexner, “involves both learning and learning how; the student cannot effectively know, unless he knows how.” 有点拗口,看了下各个翻译平台的结果,可以列出来比较一下。

分类
Uncategorized

看了一下文泰和花木兰

在中美这样的背景下,新版花木兰据说拍成那个样子,感觉坐实了一些事情呢。周末忍不住看了下2009年内地拍的花木兰,感觉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故事讲得通。

只记得小的时候在课堂上在语文老师提问背诵木兰辞之后,老师竟然纵容我用一节课的时间为同学们讲了书里面读到的花木兰的故事。惭愧的是情节现在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可能后来觉得好像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民间故事。

一直在想,像花木兰这样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个中缘由究竟是什么,历史上真实的情况又是怎样,但总归是个沉重的故事。

分类
信息管理

老牌家族的影响力

今天有人介绍了一下 Holtzbrinck Publishing Group,才发现此前真是孤陋寡闻,格局和布局真是让人吃惊……

这是旗下一个Digital Science的产品
分类
Uncategorized

家用围棋AI解决方案

除了偶尔陪娃上个围棋课,日常的围棋练习要如何进行,每局棋要如何复盘?对于围棋水平有限的我来说还是比较头疼的事情,LeelaZero是Google关闭AlphaGo之后有人做的一个开源项目,用起来感觉还是蛮高大上的,关键后面看怎么跟整体的学习结合起来,家用AI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分类
Uncategorized

《天问》

《天问》

屈原

曰: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像,何以识之?
明明闇闇,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分类
Uncategorized

流量是哪里来的?

好久没有更新,忙过一个阶段,又可以写写了,博客上有个流量统计的插件,比较疑惑此前这个博客的流量是哪里来的?

分类
Uncategorized

国际象棋为中年职业危机提供解题思路 | 转发

本文转自7月17日的FT中文网。说是中年职业危机,其实并不局限于中年,很多人觉得青年多尝试,浪费一些时间是可以接受的正常现象。但这其实缘于学校教育并未给受教育者足够的关于如何选择职业甚至是人生方向的培训,以至于必须到职场之后再去了解、感知和反思。

写在前面,下面是原文